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主灿白勋鹿/长/架空历史仿清制)

*作者坑、开坑为借一个“超级月亮”的彩头,顺便庆贺刷完了原著,慎入

*更新极慢,不出意外是“半月刊”,且坑长文笔渣,慎入

*纯属ooc自我放飞,与真人无关,慎入

*文风不积极、不正面,慎入

总而言之,请各位看官自行掂量。

 

第一卷、风云起

 

一、又到一年春好时

太和殿内,新皇登基。

正是事物繁杂之时,朝野上下一片焦头烂額。可总有人要再搅一搅这浑水。比如左相严民。

————————————————————————————

消息传到天炎山庄时,朴灿烈正在陪边伯贤午睡。

——说到山庄的名字呢,记不得是哪位祖宗起的了,连含义也逐渐被人忘却。——

——房间是简单的木瓦结构。靠窗设一小几,其上一壶热茶余温未逝。椅子是用了舒适的羊毛垫子整齐的铺在雕花木椅上。地上是扫的散出丝丝凉意的青石板,然而转过那纸绢屏风,却另铺设了不知什么材质的木板,浸过安神驱虫的药液。靠墙是床,挂一浅黄绸帐,半合着。看得见被子的两处隆起。床前稍左,置一张红木桌,上头散置着些物什。

家丁慌乱的叩门声显然引起了他的不快。掀被起身,随手抓过一件外袍披上。不忘看一眼被中的人儿。

开门。

面对眼前男人的几分压迫气息,管家咽了咽唾沫,找回素养。硬是不急不躁的说出:“今日太和殿上,左相要求为右相翻案。”

庄内,远处小塘边似是哪个鲁莽的家丁投了一颗石子,传来些许细微声响。只是在这已显出暖意的午后,显得分外响,而叫人添几分躁意。似乎能瞧见那圈圈波纹。

一阵寂静。

朴灿烈开口:“嗯。易伯,让人把那枯枝剪了罢。”抬手指了指。

管家顺着手指方向望去,几支枯荷确实扎眼。于是应声是。

朴灿烈回房,困意已散尽。索性坐到桌前,开始沉思。

床上人还在睡,露出的半张睡颜纯净美好,是玉瓷一样的颜色。

忽嗅得草木清香,启窗而观,原来是在更换新株。嫩绿的茎叶,令人心旷。

朴灿烈又出门,唤了管家。

“两日后,启程去汴城。”

——————————————————————————————

又是一年春好时,花气袭人入谁帐。


评论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