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

二、自古无巧不成书

两天里,朴灿烈过得倒是很悠闲。喝喝茶,下下棋,品去年新酿的梅酒,在庄子里和边伯贤一起散步。出行的准备自有管家和家奴打点。只是偶尔看着从长安传来的简信时,才露出几分沉思的样子。

——————————————————————————————

才是三月初,便有极其炫目的一轮朝日,万里无云,所有都赤裸裸的接受暴晒。

朴灿烈习武,习惯早起。惯例的晨练后又用了早饭,回到房里。

边伯贤这时才悠悠转醒,迷迷糊糊被朴灿烈套上中衣和外衫,又披上一件坎肩。直接上了马车——外表就同普通富贵人家乘的是一样,里头却是考究的。

约莫一个时辰,车行至城郊。

一直走在官道,又是节后返职的时段,往来车辆倒也络绎不绝,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朴灿烈低头看着怀中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的人儿,小心翼翼的给他换了个舒服的位置。

昨晚太折腾他了。

勾唇无奈的笑笑,自己低头研究地图。

———————————————————————————————

未时,车至金陵。

边伯贤自到了朴家就没出过太远的门,平素见惯的也都是些山山水水。乍见到繁华如许的金陵,一股子兴奋劲自然是按捺不住的。正好时辰不早,便找了间客栈住下。

客栈地段挺好,附近就有一条大街。

马车刚在客栈停下,边伯贤就蹿了出去,拉着朴灿烈要上街逛。

街上春节的气氛还未全散,好几家店铺前还挂着红灯笼。

边伯贤在前面蹦蹦跳跳,朴灿烈亦步亦趋的跟着,不时出声提醒让边伯贤小心地上翘起的青石板或是行色匆匆的路人。眼中满满的只有那一个小小身影。

你眼中是万家灯火,而我的眼中只有你。

边伯贤开怀的笑着回头,目光撞进一潭温柔的春水。

——————————————————————————————

如此又在宿州歇了一晚,出发后的第三日午时,总算到了汴州。

他来这找一个人。

找吴世勋。

——————————————————————————————

 自古无巧不成书,此夜星辰非昨夕。 


评论
热度(3)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