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

三、只恨此情绵绵

且话吴世勋此人,年方二十又一,却是少年老成,心思高深莫测。手下一间刺客组织,老巢在汴州,耳目遍布大江南北。总部有一军师,姓鹿名晗。此人少为富贵公子,爱繁华,晓音乐,通御驾,乐美食,只未曾寄情山水。诗文武器更是一窍不通,好男儿大把青春时光耗于花街柳巷,只是天资甚为聪颖。坊间关于他的传闻满天飞,却多少带些桃色。双十年华时,随狐朋狗友远游,机缘巧合之下,竟成了吴世勋的幕僚。据小道消息,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的肉体交易,日久生情。当年不少评书先生颇为感慨,说这鹿家满门忠烈,最不济也是个武秀才,怎的……就这样了呢?类似这样的讲段,总是一声叹息落幕。旁人自有旁人的看法,至于那其间甘甜,只能自知。反正鹿晗从此死心塌地,如今已然五年过去。

朴灿烈一面在脑内慢慢回想着这些资料,一面听边伯贤背词:“漠漠轻烟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出自秦观《浣溪沙》)”车马不知不觉间抵达目的地。

入目的院落牌匾上煞有介事地题了吴宅二字,门外三四十尺的地方,有一条江水奔过。江边绿树成荫,江风撼树,以朴灿烈这样的眼力,竟只能隐约看见几点衣角。

朴灿烈就神色如常的站在门外。

俄而,一人自厅堂举步而来。走进了,瞧得青丝高绾,剑眉朗目,鼻梁玲珑。着一件水蓝绸袍,抱了拳,嘴唇微颀:“有失远迎。”声音也干净悦耳。

边伯贤踮起脚,歪着头在朴灿烈耳边说了句通俗戏本里用烂的词儿:“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来源不详)”

朴灿烈不转头,只搂住了踮着脚的人。

鹿晗笑得彬彬有礼,引他们入内。

穿过几进院落,三人进入一间偏厅。

鹿晗安静地退到等候的男子身后。

吴世勋笑着捏了一下鹿晗的手。

朴灿烈毫不客气的坐下:“吴世勋,我需要你帮我。”

“你说笑了,我可是唯利是图的商人。”

———————————————————————————————

只恨此情绵绵,却终了一场空。


!!!看下面!!!

勋鹿番外1

 

食用说明:

1、由于这其实是一个长故事,所以分若干次发。

2、这实际是正文的前传,所以并不妨碍正文阅读。可以等到完结再看。

3、更新时间不定。

4、放飞自我、文风不积极不正面、慎入

 

“哈哈哈本少终于到这汴梁来了!”人群中一清秀公子仰天长笑。

身旁一群锦衣贵人,个个都脚步飘忽,原是饮多了罢。

“是啊是啊,要说这汴州,那也是前朝古都,文化浓重之地啊哈哈。”某人摇头晃脑地说道。

另一人抚了抚折扇,笑的极其恶俗:“这汴州也是灵秀之地,不知……此处的女子……何如?”

“哈哈哈哈哈哈”爆发出一阵狞笑。赢得路人频频侧目。

鹿晗大着舌头含糊不清的说:“何不烟花之地走一遭?”

“公子说的……好极好极!”又是一片赞同。

———————————————————————————————

自古以来,凡是刺客组织,总会在青楼有几个线人。

此刻吴世勋正在线人头目一—绛珠房内商量一月事宜。

“嘭”雕花木门骤被撞开,伴着楼下堂内嘈杂宴声和小童侍女“公子不可”的惊呼声。

绛珠脸色一变,站起身来。

却见一个满面通红的小人儿直直撞进吴世勋怀里。

嗯?吴世勋挑眉。

一片鬼域般的静。

吴世勋缓慢的伸出手,强忍着那令人生厌的酒气,将那张惊艳的面庞圈入怀中。

绛珠确实觉得自己撞鬼了。

于是她极有眼力见地退了出去。

———————————————————————————————

怀中的人似乎燥热难忍,挣扎起来,热热的呼吸吐在吴世勋脖颈处。

吴世勋眼神一暗。

鹿晗干脆开始解自己的衣裳。不一会儿,里衣就都扯得七零八落了。偏偏还不知死活在吴世勋腿间挪移。一边还抬头,眼神迷离地对着吴世勋:“哟,美人你怎么这么冷冰冰?”

吴世勋忍无可忍地含住他的唇,重重吸允。

鹿晗半眯着眼,乖巧的张唇让他攻城掠地。唇舌相交处,不知是谁,溢出一声呢喃。

———————————————————————————————

吻毕,鹿晗半张着红肿的嘴唇,还扬起嘴角笑得勾人,牵着吴世勋的衣领就往床榻上领。

眼看着鹿晗自顾自的向软榻上倒,吴世勋伸手将他捞起来。

顺势把人压到榻上。

吴世勋双八少年,血气方刚,哪里忍得住鹿晗这样撩拨?

就着那人半解的衣衫,双手开始在他身上游走,点燃一簇簇火花。从面庞到锁骨、再到胸前,经过乳首时刻意捏了捏,惹出一声说是娇媚也不为过的呻吟。继续一路向下,在胯部流连。

......

23333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4)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