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

 四、伫倚危楼风细细

谈毕,朴灿烈起身告辞。

“不过,无缘无故的,你怎么突然要查这些?”吴世勋扣了扣椅子把手,笑得邪气。

“总是有些东西要见天日的,我不过推波助澜一把。”

“那么……”吴世勋偏了偏头,“祝你如愿……一切如愿。”眼神若有似无的飘过边伯贤。

鹿晗安静的走出来送客。

出了三进院落。

“慢走。”

“白昼里如此静谧的院落,不觉渗人么?”一直沉默的边伯贤忽然问,玩味的看向蓝衣的男子。

鹿晗只是神色不动,连目光也没有挪移半分。

朴灿烈搂过边伯贤,上了马车。

一骑绝尘去也。

——————————————————————————————

自那日离了汴州,行程便缓了下来,朴灿烈仿佛一点都不急。至于边伯贤,他确确对此行目的毫无念想,只听了朴灿烈说的访老友寻景致顺便让学有小成的自己历练的话,自然也是没有着急的理儿。

慢悠悠地行了几日方至长安。

眼前这座都城,恢弘大气。城门守兵盔甲俨然,表情肃穆。天地间,这座城仿佛光明磊落。

朴灿烈不禁冷笑连声,收到小人儿迷惑的神情。朴灿烈温柔的收起神色,安抚似的将人牵下马车。

从郊外一路进城,人声鼎沸,端的是一份热闹繁华。多少人为这热闹繁华终其一生,或是寒窗苦读,或是风餐露宿,抑或……但最终体出其中败絮,只能顺着规则就这么过着。

朴灿烈到一家客栈安顿下来。

将边伯贤安置在房间里,朴灿烈去与掌柜的见面。

这掌柜原是朴父旧识,颇为可靠。

——————————————————————————————

灿烈这几天都很忙!

又被被留在房里的边伯贤愤愤的想。

——————————————————————————————

伫倚危楼风细细,无缘一面也觉偷。


评论
热度(2)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