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花好月圆不比君在身侧 (上)(允妍/短篇/架空历史仿努尔哈赤时期有私设)

 *新文

*预计两三次发完,不定时更新

*文笔渣

*勿上升真人


林允儿是一个塞外格格。

那是寒冬腊月,塞北的雪在天地间孤独的游荡。林允儿就在风声雪语中呱呱坠地。

萨满传递的神意一如既往的棱磨两可,又在字里行间有着不寻常的意味。

 “她的发是草原上永不落的红日,是神的赏赐。”苍老的声音仿佛预兆了些什么。

无论如何,戈壁草原牛羊间,林允儿出落成了最美的花。

小格格不时也喜欢到军营里逛逛,把一群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惹得心都要化成一滩水。

是日,小格格拍马入了军营的栅栏。

平日充作校场的空地上燃起一堆篝火,所有人围坐一圈。

铿锵有力的马蹄扬起一阵沙土,细细密密,最后都落在篝火旁。

林允儿先是扎在她父皇怀里撒了会儿娇,然后一溜烟的跑到伙房师父那儿要吃的。

炉灶旁还聚了几个小兵,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这次战役。

“俺们这次赢得可真痛快!”

“战利品都一车车的,这次能涨涨饷银了吧!”

“诶我听说这次还俘了个什么什么王爷的女儿。”

嗯?

一直漫不经心地听着的林允儿支起了耳朵。

“哟,也不知道会怎么处置。”

“出锅嘞!”壮实的伙房师傅一吼。那几个小兵立刻止住话头,抢上前去。

林允儿一边慢吞吞的凑上去,一边想着那士兵们口中的中原贵女。

——————————————————————————————

林允儿向她父皇要来了那个郡主。为自己平日忙碌而愧疚的父亲,二话不说的把这个烫手山芋送给了小女儿。

小格格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纷乱的马蹄声透露出她此刻焦灼的心情。

郑秀妍习惯性得皱了皱好看的眉,转头看向花园的门。

一匹黑马载着一个服饰鲜丽的少女直奔而来,微微透着红色的头发随马蹄起伏而甩来甩去。

几乎是转瞬之间,那人就到了自己面前。

利落的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一旁的侍女。刚才还帅气的人看了郑秀妍一眼突然就变得扭扭捏捏起来。

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随着郑秀妍侧身,云鬓轻摇,七羽珍珠翡翠冠叮当作响,一身淡粉色的常服,衬得人儿颜更盛。鹅蛋脸柳叶眉,柔情眼鼻下却是紧绷的唇线。

初见啊。

两个女孩各怀着一点小小的激动。

——————————————————————————————

自然而然的,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放下一切成见打成一片。成天在大草原上跑。一会儿林允儿带郑秀妍打猎,一会儿郑秀妍给林允儿讲那些闺中趣事。其余的事物一概都抛到了九霄之外。

直到再一次战役爆发,因为萨满的神示,按照族内的规矩,应当由小格格割发祈福。

是时,风声飒飒,林允儿一袭戎装意气风发,万束发丝扎成马尾,用一条红丝带系着。16岁的少女身姿卓越,于高台之上仿佛散发着光芒,令人一时晃神。旁边女官递上金剪子,格格伸手拨过马尾,抚了抚,突然抬眼扫视了一圈人群。

郑秀妍定定地看着林允儿,那张平日里肆意调笑的脸此刻充满了不一样的庄重。

——说起来郑秀妍作为战俘本不应该出现在这,林允儿却在仪式开始前信誓旦旦的拉着她说什么要让你看到我有多帅气啊这种浑打插科的话,然后让她换上婢女的衣服,混在一群奴役里竟也胡闹似的入了场。——

郑秀妍撇了撇嘴,凝神继续看。

格格手指挑了一缕发丝出来,状似散漫的在指尖绕了绕。

转瞬间手起发落。

有女官接去。

接下来的流程,就与林允儿无关了。

一脱下戎装,林允儿立刻跳远去寻郑秀妍。

郑秀妍目光落下,默默回了林允儿寝宫。

——————————————————————————————

还是那座她们初见的花园。

郑秀妍盯着林允儿的马尾辫很久了。

“所以……姐姐有没有在听啊!”发现自己的话被忽视的林允儿不满的开始嚷嚷。

“允儿呐,我教你编发吧。”

“诶?”对于忽然正经起来的郑秀妍适应不了的呆允儿。

郑秀妍直接拉过林允儿,素手连转,绑得直直的马尾松松地定型成最简单的圆圆云鬓。郑秀妍四下看了看,拔下一段草茎充作发绳,又掐了两朵小花作点缀。

这一番动作完毕,郑秀妍看着站在面前因为初次接受这样的发型而脸红红的少女,心里非常不正经的啊出了声,精致的脸也飞快的红了起来,像一只炸毛的小猫。

彼时彼地,两个人不知道的是,那场战役,是与中原政权进行的。

———————————————暂封—————————————



评论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