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

五、枝间新绿一重重

朴灿烈这几天确实很忙。

事情要追溯到那天与掌柜的谈话。

掌柜原是朴父为了管理这座作为京中据点的客栈而派遣来的,也是当年右相一案的半个知情人,故与左相那边曾有过接触。朴灿烈虽说心底打的是帮忙的主意,但实质上那桩案子轰动时他还未及总角之岁,自然是不曾听闻什么。如若不是偶然撞见父母的谈话,从而慢慢收集起这件一时震惊朝野却又时隔不久被突然封锁的案子的线索,恐怕是连一点皮毛都捉不到。自然是不及掌柜知道的多。

于是两人一番交流,通过些各自的门路,朴灿烈得到了一个两天后的邀约。

随后他拜托掌柜连络了几位京中的手下,重新制定了安排,以备不时之需。

这时吴世勋的情报也送来了,又得研读。

刚得了一点儿空想着去陪陪边伯贤,吴世勋那边的之前商议的要求就来了。指名道姓的点了几个人让去他那待命。于是又是一通忙。

接下来又是见左相。

这个人给人的印象是严明的。会客室装潢简洁大气,家具摆放一丝不苟,下人也规规矩矩。匾额应当是出本人之手,天道酬勤四个大字。

朴灿烈抿了一口茶,味道也让人挑不出毛病。

不一会儿,一个官服男子大步流星而来。

朴灿烈起身做了个揖,随后两人一起坐下。

“在下天炎山庄朴灿烈,久仰左相。”

“朴公子客气了。”

“左相一直以来一心向民的作风令朴某久来敬佩。”

“不过家训如此。”

“难怪。左相在民间口碑也甚好。”朴灿烈微微颔首,然后话锋一转,状似不经意道,“听闻左相近日曾上书今上……”

“确有此事,百业待新之时么。不知朴公子今日所来为之何事?”严民显然不认为让一个江湖人士对此事了解有什么好处。

于是一个轻轻揭过,一个不依不饶。

朴灿烈又端起了茶水:“一晃都十余年了,在下倒是侥幸有些线索,愿助您一臂之力。”

音色透过茶水传出,显得琢磨不清。

“您知道的,我们江湖人士,就喜欢打抱不平。”

———————————————————————————————

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
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

(元好问——《同儿辈赋未开海棠二首·其二》)

 

 

看这里!

http://bulaoge.net/user.blg?dmn=ssdblgtcc&cid=308181

勋鹿肉番短小更新的一张不完全车票


评论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