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

六、我本将心向明月

满意的瞧见严民垂了眼,手上做出一个相邀的动作,人却走了。

小厮递上纸条。

“明日午时,景粹楼。”

朴灿烈看完,小厮接过纸条掩好。

————————————————————————————

朴灿烈回到客栈,好生无聊的边伯贤忙拽着人闹。

两人温存了剩余的早晨,又一起用过客栈提供的午饭,下午得空,准备出门。

两人对这座城市绝对可以称得上陌生。边伯贤不用说,朴灿烈来京次数也不多,仅有的那么几次还都是为了庄中事务,自然也不会逗留。于是两人只好去咨询掌柜。

掌柜在此生活了大半辈子,比起土生土长的皇都人也不遑多让。就推荐了几个去处。

乘上马车径直向郊外驶去,到了一座秀气的山峰。

山上前来踏青的人不少,因着山上一座佛寺,信男善女来往、香火络绎不绝。

边伯贤立刻陷入了明媚山色中,朴灿烈就找了树荫歇息。

边伯贤于是不乐意了。

衣裳挟着柳絮的清香,风轻轻地停下。朴灿烈嘴角挂上比柳花更清甜的笑意,对上一双仿佛揉进了无尽星河的眼睛。万物的色调渐渐变得柔和,一支钓舟系在柳荫下,不停追逐着枝条。

朴灿烈从怀中摸出一块帕子,给人擦了擦脸。一点泥印,勾起一缕往事。

——彼时,两人都还只是孩提年纪。边伯贤向来被朴父朴母所纵容,与一直练武念书的朴灿烈不同。又是一天边伯贤玩的一身泥巴,不用说定是跑到哪个废弃的水塘里了。朴灿烈下了课,就看到一只探头探脑的小泥巴人。也是这样眉眼弯弯的看着他。

还小的朴灿烈在心里叹口气,把人领到自己房里,吩咐奴婢倒了热水,亲自替边伯贤洗澡。

可边伯贤还是不安分,悉悉索索的脱了衣服,又被朴灿烈用温水冲了一遍身子。白嫩的肌肤逐渐露出来后,就有开始打闹。一会儿撒痴撒泼的要朴灿烈陪他一起洗,一会儿捧了一掬水撒向朴灿烈。把人弄的衣裳湿了一半,又哥哥哥哥糯糯地叫着,朴灿烈最后还是脱了衣服。

——朴灿烈的心被柔软的碰了一下,念动,轻轻唤了边伯贤,便吻了上去。

唇舌相接处,尽是化开了的柔情。

——————————————————————————————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高明——《琵琶记》)


关于这次更新,有话说:(可跳)

【【加亮【【今天两发】】加亮】】

下一更勋鹿正剧总算要开始了,突然觉得这篇文不会真的要个三年五载才能完结吧,突然慌乱。勋鹿的主线是会比较简单,灿白那边会稍微复杂。然后回忆杀会在这篇文中占较大一部分比重吧。


评论
热度(2)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