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

七、一树桃李争献艳

灿白两人这边的情愫绵绵暂且按下不表,吴宅里却是硝烟暗弥。

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吴世勋听着手下的通报,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制止了鹿晗上前的动作,只令那手下去把人领到正厅。

说完兀自便要前去,临走时似是安慰的抱了抱鹿晗。

鹿晗被抱地胸口有些发闷,有些想笑,知道这是不让自己跟着。于是暗挑眉梢,垂手退下。

——————————————————————————————

吴世勋来到正厅,里头坐了两位白衣男子。一个年轻些,长的俊秀;一个老些,仙风道骨。

吴世勋走进,大咧咧的坐下,也不说话。

终于,那个年轻些的尴尬地笑了笑,唤了声师弟。

吴世勋施舍般看了他一眼:“吾一介弃徒,当不起翟大侠一声师弟。”

翟云,就是那个年轻人。在诸多门派的年轻一代中也算是佼佼者。此刻被吴世勋反唇相讥,不免心下有些愤愤然。可思及如今大局,还是眼观鼻鼻观心忍下了。

那位老者听着这凉凉的语气,也皱了眉。

不料吴世勋又是一句:“别来无恙那,我这小地方怕容不下二位。”他是实在没有心情跟这些人纠缠。

胡之山,那老者,作为大派长老。不知多少年没有被人如此轻慢了。于是勃然大怒,全然失了先前八风不动的模样:“你这孽徒!尚在师门中时念你年纪小,不与你计较,如今竟越发狂妄!”

吴世勋本想嗤笑一声,突然想起那人曾经说过的话,于是没再接话。

胡之山哼了一声,和翟云一同告辞了。一路竟顺畅得出了吴宅。

“转告师门,已试探完毕,照原计划继续。”

——————————————————————————————

这头吴世勋回到后院。

吴宅的设计就是按照一般豪宅所设。一切房屋景致的布置都与高官们的屋宅一般无二。

推开精致的木门,鹿晗正坐在窗边喝茶。靴子上沾了些泥。

近日梅雨连绵,墙边土地未干,一片泥泞。吴世勋眸色一暗,踱到鹿晗身边时照样是一张冰山脸,眼中沉了些无奈和疯狂的爱。但他只是用一如既往的声调,缠着鹿晗陪他补觉。

吴世勋这些年做这行,原本良好的生物钟早改成了昼伏夜出的习惯,连着鹿晗也被他感染。

——————————————————————————————

一树桃李争献艳,高阳徒还梅雨天。


评论
热度(3)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