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0305吴邪生贺




如P1,我跟店员嚷了五分钟我不能再吃奶油了以后选下的蓝莓慕斯

如P2,一张全首页最渣的贺图

(因为水粉、国画颜料甚至水溶性彩铅以及全套工具笔都没带出来,所以直接拿彩铅先凑和一下,改天如果我记得用水彩涂一张)

如P3,(我希望)大概拿得出手的手写

以上已删

如下,一篇贺文,微瓶邪,所以不打tag

一句话黑花,所以也不打tag

 

0305吴邪生日贺文——关于拍照这件小事儿

 

杭城的三月仍是凉凉的天。

吴邪难得起了个大早,懒洋洋的边套着外套,边走到店堂里去。新来的小伙计正玩着手机,见他走来,忙不迭的起身,笑嘻嘻的说了句掌柜的早啊,生日快乐!

吴邪懵了一下,然后也回了个笑,点了点头。

刚在店门口的藤椅上躺下,伙计倒来的茶还袅袅的冒着热气的时候。几个人从拐角咋咋呼呼的走来。

打头的原来是小花。

走到他面前时,吴邪抬了一下下巴颏,算是打过招呼。

小花过来攘了一下他的肩膀:“生日快乐啊,小邪!”

明明阴丝丝的天这人愣是只穿了件招牌的粉衬衫。

“还小呢,花儿爷?这都四十了!”黑瞎子玩世不恭的声音远远的隔着就开始打俏,“小三爷生日快乐!”

得,这位穿的更少。就一件黑T,脸上照例架着副墨镜。

小花又回了句什么,神态比起怒更有两分嗔怪。

隔了层层烟柳,远处人的面貌模糊不清。

四十了,真是老了。

胖子也到了。“男人四十一枝花!天真同志,祝贺你迈入不惑之年!”

一贯的调笑语态,配合着胖子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个球的姿态,颇是好笑。

“你们这南方冷也冷得娘!***”

“你这是刚从北京过来?”吴邪问。

胖子正要张嘴回答,小哥就来了。

手里端着个极其花哨的奶油蛋糕,一看就知道是小花挑的。小哥还是穿着简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蛋糕,脸上绷着一丝不自然。

吴邪因为这奇怪的组合笑出了声:“小哥。”

“嗯,吴邪,生日快乐。”

小花一脸我就见不得秀恩爱地窜出来,指挥着放蛋糕。

后面是黎簇和苏万两个小朋友。眼睛看着小哥,又怕又敬的远远跟在最后,花花绿绿的抱着一堆贺卡礼物搞怪道具什么的。一齐凑上前来,笑得灿烂道了生日快乐。

吴邪也起身到里屋。

一会儿小花看似都收拾好了的样子,直起腰。

几个人就坐着聊了会儿天。

胖子忽然福至心灵地招呼着说去拍张照。

干这行的,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每个人倒是都不怎么拍照。

两个小朋友立刻响应。

吴邪想着是该留点纪念,就去换了套中山装。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上街,沿着孤山路,一边扯淡一边走。去小花旗下一间照相馆。

照相馆是仿着民国时期弄得装修,倒是称中山装。

一开始拍集体照时倒是挺好,规规矩矩的听着摄影师的安排,一点都不像曾经的他们,战鬼神,斗机诡。

后来给吴邪拍单人照时就全乱了套,闹哄哄地,摄影师甩下机器,找个借口出去了。

最后两个小朋友掌镜。留下了一张有一个粉红衣角、蓝色上衣、黑色眼镜和一只模糊的“球”的照片。吴邪还端着茶杯,站在布景中。

胖子亲手给做的相框。摸明器时利索的不行的手,做个最简单的木头相框都给定歪了一条边。

———————————————————————————————

很久很久以后,吴邪已经老到记不起床头的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

但在满湖烟柳里,恍惚还能想起那天一句接一句的生日快乐。

还有一袭忘不了的蓝色。

“吴邪。”

看,那人在叫他。

——————————————————————————————

————————————————————————————

爱无邪小天使!再说一次生日快乐!


评论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