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

八、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

景粹楼.

京城第一酒楼。正是饭点,大堂里头热热闹闹的。

朴灿烈卡着时间到了雅座,左相端了盏茶,坐在上位。眼眸垂下,看不清思绪。

朴灿烈为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算是认识过了。

既然之前已经把目的挑明,那便无需多说,连最基本的寒暄都舍去了,入席就坐,真的吃起饭来。

边伯贤莫名其妙,只好乖巧的跟着坐。

侍婢端起酒瓶,朝在座几位屈膝行礼后,为左相和朴灿烈斟上酒。

是梅酒。

天炎山庄以少量外流的的梅酒。

哦?

朴灿烈心知左相此举是提醒。

他却笑了笑,转手将精美的瓷杯递给边伯贤,示意其用火炉暖暖再喝。

边伯贤鼻翼微动,露出诧异神色。

虽然自己自小身子不好,但仍练了些武,还是能根据气味分出东西的。

火炉在窗边,边伯贤就抱着酒杯起身去坐在窗边软榻上。

左相于是低声掀开了话题。

“朴公子那日所言线索究竟如何?”

窗外翠叶藏莺,朱帘隔燕(晏殊——《踏莎行》)。屋内炉香静逐游丝转(晏殊——《踏莎行》)。

清风过竹,沙沙作响,边伯贤让竹叶扑了面,便一时听不见其他声响。

边伯贤一直喜欢竹子,还因为这个让朴父夸过好志向。朴灿烈知道以后,亲手给他种了几株。边伯贤寻到他时,是在一堆泥泞中。彼时他们都还年少,定下了每年栽种的许愿。

后来,后来就是他们在竹林里交换的无数个吻。

边伯贤微微笑了。

这杯酒,怎么越喝越甜。

再度回身,只看见了左相来不及掩好的,望向他的骇异与惊喜目光。

——————————————————————————————

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晏殊——《踏莎行》)


评论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