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庆祝全职动画即将开播日更计划4.3

《三笙词》

 

灿白番外1

 

*意识流

*精分产物、毫无逻辑、乱七八糟

*千万慎入

*唯物主义者表示相信AU

*与正文有关联,大概算正文后记

 

嗯?

边伯贤疑问的醒来。

这里是庄内?

透过洁净的窗台,看到远处一个人影走来。

似乎是朴灿烈?提着一个食盒。

忽然,边伯贤眼角毫无预兆的出现一滴泪珠,顺着脸颊滑下,有着冰凉细腻的触感。

疑似朴灿烈的人推门而入,将食盒放在桌上,打开——是南瓜小米粥——边伯贤的鼻子如是告诉他。

“伯贤儿,”朴灿烈转过身,一张已经刻上岁月痕迹的脸带着和曛的微笑看向边伯贤,“来吃早饭。”

朴灿烈怎么会露出这样的笑?

边伯贤慢慢下床,对于自己身体的不协调感到惊讶。

看上去很老的朴灿烈依然微笑着看着他。

当他们在桌前坐定,边伯贤试探的喝下朴灿烈送到嘴边的粥。

嗯,很甜。

但这不是我喜欢的味道。

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口中全部,边伯贤忽然意识涣散,他看到桌边依然是两个人,那个“边伯贤”甚至还夹了一筷小菜送到那个“朴灿烈”碗里。

那个“边伯贤”也很老。

阳光刺眼,周遭传来阵阵起伏不定的虫鸣。

边伯贤费劲劝说自己睁开眼,却抵挡不住不知从何而起的困意。

身下是一张藤椅,一道半人高的花墙之隔有着另一张躺椅,上面是……那个“朴灿烈”在睡。

嗯?

边伯贤不禁想要阴谋论一下了。

可是这次停留的时间更短,花的颜色开始混乱,边伯贤又体会到精神被抽离的感受。

水声?

边伯贤在心里叹口气,这是在钓鱼?

既来之则安之。

边伯贤真的安心地钓起了鱼——还钓上一条鲈鱼。

快到日落时,那个“朴灿烈”来接他回庄内。

边伯贤甚至与他一路说笑,一起煮了那条鲈鱼。

这次没有突然中断,边伯贤和“朴灿烈”各自捧了本书看着,不知不觉就该熄灯了。

灭了烛,边伯贤忽然又流了一滴泪。

像是某种咒语的最后一步,随着“朴灿烈”的轮廓在眼泪中朦胧,边伯贤眼前的世界彻底扭曲,陷入无边黑暗。

“宝宝?醒醒了。”

边伯贤下意识撇了撇薄唇,睁开眼。

唔……一个年轻的朴灿烈。

“你是灿烈?”

眼前的俊美男子轻轻一笑,万分风华。

“可是睡糊涂了?我让你莫在午后睡太久的。”

嗯……纠结无果的边伯贤不管不顾的一头扎进朴灿烈怀里。

“我爱你。”

“我也爱你啊,宝宝。”

哼……边伯贤享受地蹭了蹭朴灿烈的蜀锦衣裳。

就这样呗。

———————灿白番外1·陪你老去——完———————————


评论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