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恢复更新

所有文目录


九、楼头残梦五更钟

边伯贤尚未辨出那目光的含义,左相便匆匆而别。

朴灿烈和边伯贤起身送行。

东道主走了,客人自然不好多留。于是两人打算回客栈。

正在归途,马车却在路口遇上一列车队。

马车夫——史文堪堪停马,所幸是没有撞上。

只见这车队打头是小红亭、红绿两伞,接着两双小厮提着锣……仪仗队伍比一般典吏更是气派,却独独没有官职牌。

史文停好马车,抓了一个躲避的小贩,问这是哪家车队?

那小贩也是个好事之人,说看公子不像本地人,难怪不知这仪仗。末了摆出一副高深莫测、悄声道: “公子附耳……这是鹿家三小姐的仪仗!”

看着史文一副不知所云的的模样,那小贩一时生出一种优越感,也是不怕死的多说了几句:“公子有所不知,这鹿家三小姐呢可谓是鹿府最受宠的了,鹿家长女幼年夭折,二公子……也不知去向,三小姐来得稍晚,故被鹿大人和夫人视为掌上明珠。不但能随意出府,还用着这般仪仗——小人嘴快,这可不有些……不三不四的。话说回来,这三小姐性子也是雷厉风行,听说鹿大人还有意安排她入军。可是要多个女将军哈哈。唉,溺爱到这份上……您看看别家小姐哪个不是娴静优雅,就算出府也是偷偷来的。再者说了,鹿家不是还有个四公子和五小姐嘛……也不知他们是做何感想。要我说啊,这些个富贵人家就是破事儿多。可偏偏……”

史文多次试图打断此人无果,终于车队也走过了,朴灿烈投来眼神,这人又直要把那些坊间传言统统倒出来似的,忍无可忍地开口:“在下记得,妄议朝庭命官可是要打进大牢的。”

仿佛一盆冷水直浇上来——还透着鱼腥味那种,将八卦的热情直接浇灭。小贩自知失言,忙抽了自己两个嘴巴,陪笑道:“公子大人有大量,权当小人方才所言什么都不是。”

史文微笑,其实这小贩倒也可爱的很,那些消息也确实有用,于是给了他一锭银子。回头去禀报自家庄主。

———————————————————————————————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晏殊——《木兰花》)

 


评论(1)
热度(2)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