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

所有文目录


BGM:明月天涯

十、都怪我玲珑心思

且话朴灿烈二人回到客栈。

让边伯贤午睡,朴灿烈理了理思绪:

左相要翻案。

多年陈案,按我朝规定,首先是皇上准许,然后交付大理寺和刑部。右相这件事关乎朝廷官员,故应当按例派二品以上官员督查。

要成功翻案,可入手的关节不多。大理寺毕竟是关乎国家命脉的机构,一直是个铁桶。

二品以上官员因为上面换人,调的调、请辞的请辞,一下子退了大半,剩下的也是忙的不行,人选也就只有刚从边疆回来的鹿将军和小将军——说是小将军其实也不小了,就是今日碰到的那位鹿家三小姐的父亲鹿崚,只不过因为老爷子还顶着,才称小将军——那么不出意料就是鹿崚了。鹿家……

朴灿烈手指扣了扣桌面。

然后是刑部,刑部尚书算是左相门生,这方面没有问题。

剩下的证据么,还得慢慢收集,这中间离不了左相和吴世勋的助力。

最后一个问题:有哪些阻力?

换言之,翻案牵扯到哪些人的利益?

这个问题还不好回答,但是在水落石出之前,所有人都是可能的敌人。

朴灿烈想的颇为头痛,于是摇摇脑袋,也睡下了。

——————————————————————————————

烽门议堂。

胡之山恭敬的站在首位左下,向座上之人汇报:“掌门,我……和翟云以为原计划应当无碍。”

“哦?你那边呢?”

就在胡之山的对面,立着一个俊秀男子:“鹿晗倒是还护着那个小崽子,不肯帮忙,不过负隅抵抗罢了。”

“嗯,你们二位还是多注意。”掌门反而有点顾虑。

——————————————————————————————

鹿晗随便找了个看花的接口出来静静。

自从前几天鹿璟来找他,鹿晗就一直觉得心绪不宁,那天简短的对话时时回响在脑里。

鹿晗从吴世勋那出来,刚打算会自己厢房。

——二哥!来这边!

——四……是四弟?

——嗯,二哥。

——呃……好久不见,可是有什么事?

——二哥,你在吴世勋身边待了这么久了,对他很了解吧?

——鹿璟你这话何意!

——没什么别的意思,二哥,咱们家世代忠君,如今新皇登基,正是要大清洗的时候。吴世勋平时也得罪了不少人吧,在江湖上的名声可不算好哇。二哥,何不稍微透露一二,到时候,吴世勋落败,我们自会替你开脱。你也该回报回报家里。

——鹿璟你休要痴心妄想!

——二哥,你也自重吧!

唉,甚是烦闷。

如今鹿晗举棋不定,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吴世勋。

——————————————————————————————

都怪我玲珑心思,怎奈何淡薄红尘。


评论(1)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