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三笙词》

半年了

今天双更

希望这章不会被屏蔽


所有文目录


十一、灯半昏时

夜幕降临。

芙蓉暖帐。

朴灿烈用舌尖舔了舔边伯贤的喉结,下身的胀大一次次冲撞着柔软的甬道。伴随着艳*红*嫩*肉的翻出,边伯贤又在颤抖中达到了高*潮。朴灿烈满足地抱紧边伯贤,顺势进入的更深。

呜……

边伯贤晃着脑袋,眼神中带着祁求。

但平时温柔至极的男人此刻仿佛一只凶饿的野兽,很快将边伯贤又卷入情*欲的漩涡。

最后一刻边伯贤脑海中只剩下——要坏了。

———————————————————————————————

晨光微熹。

朴灿烈醒得早。亲了亲还在沉睡中的边伯贤,用控制得恰到好处的力道——足够掀出让自己起身的空间,又不会使他家宝贝受干扰——翻起锦被一角,披了简单的外衣,随意扎紧腰带。不喜欢被陌生人随时敲门,朴灿烈住进时就谢绝了一切服侍。所以此时他正打算到大堂取早餐。

沿着楼梯走下,居然看到大堂中还有别的客人。

一个老妪和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对坐而餐。

似是听到声响,白衣女子转向楼梯方向,掌柜也放下账簿,懒洋洋地从太师椅上起来。

朴灿烈要了两碗面,靠在柜台上等。

老妪闭了闭眼睛,示意白衣女子。

女子放下一直藏在衣襟里的佩剑,起身向着朴灿烈走去,试图搭话。

朴灿烈略感惊讶,总归不能如何冷漠地对待一个女子,又加上心情愉悦。于是也回应着。

边伯贤自从朴灿烈走后就因不适应而很快醒来,毫不犹豫地站起身,穿衣下楼。推开房门时手和肩用了些力,扯到昨夜被过度使用的地方。虽然已经被朴灿烈仔细清洗过,但那种被撑开过的酸痛依然不可忽视。

没想到还在楼梯上,就看到朴灿烈在于一个女子谈话。

边伯贤不禁咬了咬牙——

关于朴灿烈的艳史,边伯贤真是从小见证到大

从朴灿烈总角时,第一次下山勾搭上的布铺刘掌柜的女儿,一个星期人家就按捺不住相思,偷采了野红豆顶着张花猫脸送到山庄。虽然……被门卫赶走了。九龄时,包子铺的翠花拿着一篮他们家特色酸菜猪肉包子向朴灿烈表了白。虽然……被拒绝了,而且好像是因为自己想吃包子。不过因为这事,朴灿烈的名声被翠花的姐妹团传遍了四乡八岭,又是桃花不断。听说还有个什么县丞还是主簿的大小姐暗恋朴灿烈的事闹得满洲风雨。哦,这也得记上一笔。束发志学,第一次参加百派大会,竟引得两位同一师门的女弟子大打出手,脸面丧尽。加冠时就更别提了,一群群姑娘挤在山门外,一双双金莲差点没把老庄主心爱的树林子全踏倒了。

哼,真是越想越气。

边伯贤危险的眯了眯眼,像一只被人侵犯了领地的小狮子。

———————————————————————————————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徐再思——《折桂令·春情》)


评论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