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可取关——水色xi

最近要跟自己死磕一篇古李
可能没什么产出

时光兜兜转转
何必清风霁月
不妨红尘浊酒

这里水色

指挥的私人日记(HE/半日记体/短)

所有文目录


BGM:LOST BOY——Troye

*王杰希*苏沐秋以及其他CP掉落

*伞哥没走设定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全职同人文

*文中一切时间地点与现实无关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终于有机会说这句话了)

*加粗是日记部分

*作者只是个业余弹筝的,对于西方交响乐纯粹抱有欣赏心态,设定全是瞎编的

注意避雷,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5月2日。小雨

Deardiary:

我是苏沐秋,一个指挥。

今天乐队来了个新的小提琴首席,跟我一样是个中国人。

听说之前在其他乐团做首席,也拿过国际大奖。因为原来的首席请假。为了年末演出,作为外援来了这里。

还要重新磨合,真麻烦。希望他不负盛名。

沐橙拉着大家去迎接,说实话我不太情愿。叶修那家伙也一脸怠惰,不过他一向如此。

对了,沐橙是我妹妹,弹钢琴。叶修玩各种木管乐器,主要吹短笛——叶修跟那个拨竖琴的周泽楷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虽然他没告诉我们。

 

“哥,快点。人家马上要到了!”

苏沐秋放下年末演出待定曲谱之一,长时间注视着黑白五线格不免让他有些头昏脑涨。

 “嗯,走吧。”

苏沐橙领着几个乐手走在前面,叶修和苏沐秋慢悠悠地压在队尾,叶修一如既往的叼着根烟。

两人随意的聊着些有的没的。

苏沐秋漫不经心地四处乱瞟,透过让人感到压抑的暗红夹棕隔音海绵挤着的一扇毛玻璃窗,他看到外面纷纷地飘了些雨丝。

到了练习楼门口,正巧看到一个人影从不远处走来——身后拖着一个行李箱,身前紧紧抱着琴盒——手修长而有力。

近了些,苏沐秋看到那人穿了件长长的修身风衣,领口露出一件深蓝色的衬衫,脚上是高定皮鞋。

又近了些,苏沐秋可以看到那人细碎的发丝贴在额头上,虽然被雨淋着,却并不狼狈。金丝眼镜上的水雾遮住了眼神。

苏沐橙跟几个女孩子走上前,热情地挥手。

于是那人站定在屋檐下,抬手理了理刘海.

“Hi,everyone.I’mWang and I’m Chinese.I play the violin.I feel it an honor that I can take part in the performance.”

几个女孩显得很高兴,一个个介绍自己。苏沐橙和楚云秀直接用了中文。

“Wang,你好,我是楚云秀,吹英国管。”

“你好啊,我是苏沐橙,钢琴手。这是我哥,苏沐秋,指挥。这是叶修,目前是短笛手。”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了另一边,半靠着周泽楷。此时听到自己被点名,抬了抬下巴算是打过招呼。

苏沐秋挂上自己的招牌笑容:“欢迎。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王杰希看向苏沐秋温和的笑脸,点点头。

 

5月4日。晴

Deardiary:

原来他叫王杰希。

熬夜后遗症,头疼。

昨天他第一次参加排练,意外的适应。

大家都松了口气,女孩子们高兴地建议晚上去pub。

叶修这个虽然喜欢调酒但出了名的一杯倒窝在周泽楷——一个鲜为人知的两杯倒——怀里睡着了。

那个腼腆的孩子顶着张因为酒精而变红的脸过来对我说他要把叶修抱走。

可是我只有一种捂着心口尖叫的冲动。这孩子长的太好看了,难怪叶修会沦陷。

我发誓我看到叶修对我比v了。

啧啧。

我都不屑回应他。

原首席请假后,大家都挺低迷。一个个都把自己往死里练。

现在总算好了。

不过……

 

一行人七拐八拐地走进一条小巷。

维纳斯室外的夜晚很安静,而室内昏黄的灯光映着狂欢的人影。

苏沐秋抬头望天,几颗星星缀在夜幕上,又风掠过耳畔,吹乱了发。

叶修又在后面和周泽楷咬耳朵。隐约看到叶修笑着说了句什么,惹得周泽楷低了头,咧开了嘴角。

叶修啊……

叶修总是一副没骨头的懒散样子——甚至有小肚腩,可又比谁都认真。

哎呀,太冷了,冷得自己都伤春悲秋的。

打算把外套裹紧,向后伸的手肘被毛呢大衣的质感抵住。

紧接着头发被人拨了拨。

苏沐秋回头,看到Wang披了件大衣,一双眼眸静静的盯着他。

于是苏沐秋笑了。

酒吧里年轻的男女不少。

几个女孩子拉了伴就下了舞池。

苏沐秋和王杰希并肩坐到吧台边,王杰希点了杯酒。谢过酒保,转头询问苏沐秋,看到他轻轻摆手。

王杰希对酒保耸了耸肩。

苏沐秋正想开口找个话题。

叶修就走了过来,接了调酒师手上的工具,三两下捣鼓出几小杯鸡尾酒。给他们留了两杯,冲苏沐秋说了句:“一点点威士忌而已。”然后问酒保要了个盘子,端着剩下的去了卡座。

王杰希单手握着自己点的那杯耸了耸肩,示意苏沐秋先尝尝:“听说叶修调酒调的很好。”

苏沐秋不置可否,取了一杯跟王杰希隔空碰了碰杯,慢慢倾倒入口。

苏沐秋目送叶修走去,看到他把一杯浮着心形柠檬片的特意挑出来,递给周泽楷。

哦,没眼看。

苏沐秋对多年老友这种如同少女怀春的行为深感痛心。回神却发现王杰希不知何时站到了吧台后——叶修站过的位置,手法娴熟又独特地上下摆弄着。

像是在欣赏一个近景魔术,苏沐秋抱臂,吹了个转着弯的口哨——就像电影里那些红砖墙后调戏短裙姑娘的流氓一样。他又歪了歪头,眨了一下眼睛,纤长的睫毛显得惑人无比。

可惜“良家妇女”王杰希毫无自觉,飞快地瞥了苏沐秋一眼,最后撒上一点海盐,端着两个厚底玻璃杯走出放上吧台。

淡蓝的酒液经过杯壁的折射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苏沐秋干脆地拿过一杯,抿了一口。

浓厚的前味和辛辣的后味,一咂舌尖上又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淡淡甘甜。

看似普通,但后味散去时的爽快与一点甘甜的撩人加上海盐的野性,令人上瘾。

惊喜。

这杯酒里藏了整个维也纳的夜。

苏沐秋单手把着酒杯,另一只手斜斜撑着吧台的斑驳木板,往前凑去,进入王杰希的阴影,抬头直勾勾向着王杰希的眼睛。

“很好喝。”

遇到苏沐秋之前,王杰希不能理解一见钟情。

他从来不是个扭捏作态的人,很少违背内心的意愿。

所以他稍稍低头,就着两人的姿势,含住了苏沐秋的唇瓣。

在挂着劣质插画,墙上混乱地涂着“sexy”,门口的立牌糟糕的模仿着曾在中国流行一时的“wine or story”的小酒吧里,不远处就是亲密的伙伴——两个人热切的拥吻,恨不得将对方拆骨入腹。

作为世界上首屈一指乐团的指挥,苏沐秋可以分析、重排最复杂的乐章,却无能解释自己现在的心跳。

王杰希用牙齿轻轻摩挲着苏沐秋的下唇,直到微凉的地方变得柔软而红肿才心满意足的放过,稍微拉开距离,好好端详着苏沐秋脸色通红的样子,却猝不及防被他睁大的眼中倒映的灯红酒绿而迷了心神。于是继续蹂躏他的唇。

这次舌与舌搅在一起,分享着水汽。

空气渐渐热了起来。

苏沐秋慌忙的骤然推开王杰希,却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最后到底是怎么结束的这一场闹剧苏沐秋已经没了记忆,他醉了。

————————————全文完——————————————

521~


注:改成完结是因为觉得没什么好讲的了,两个人到此为止这种感觉刚刚好。谢谢。

评论
热度(12)
©闭关、可取关——水色xi | Powered by LOFTER